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

台灣人民冤案平反聯合總會 法律總顧問 國際司法冤案維權義務 輔佐人 張擎


〈只怕一萬,何懼萬一〉新世代的超越諺語,重重復重重,週而復始,此乃不成功的徵兆,時不我予,豈止是浪跡天涯的虛幌之一招半式?

多少風雨的日月塵沙滾滾的暗無天日的衝刺,多少的山雨之疾馳驟變風滿樓的時光烙印。

林芃女士午夜安!

攸關令郎呂先生的近十二年的尚在獄中服刑中的〈司法冤案〉正在火線上,我之二個月前以〈告發案〉遞狀,地檢署將擬重啟偵察,程序正義將再現曙光,允宜〈風雨生信心〉自屬有據。

詎料您前已提告訴外人之偽證的再審的刑案,本案必將不起訴的,我以ㄑ遇見〉之未來的之結果而論,並非〈猜測〉而不置可否的搖期吶喊的無奈,非謂紙上談兵的聒噪,恐顯失其阻卻侵害法益的翹楚。

我在台灣法海〈即法律〉浮沈三十餘稔,風霜顛沛的流離起伏已過萬重山的艱鉅,不言而喻了。

期間之腥風血雨、四面楚歌,苦心孤詣,感時花濺淚勇猛的唇槍舌劍的專業法理的慧智之抗辯,依法論法,以法攻法,誰與爭鋒?

多少日夜鏖戰卒底於成的彪炳,沈冤已昭雪,初嚐勝利的果實,家書抵萬金的動容慷慨激昂的振奮人心的澎湃,張燈結綵,鞭炮聲隆的不絕於耳,萬人空巷的慶賀,古今多少廻旋的浪濤之風起雲湧!

易言〈只怕一萬,何懼萬一〉新世代的超越諺語,重重復重重,週而復始,此乃不成功的徵兆,時不我予,豈止是浪跡天涯的虛幌之一招半式?

多少風雨的日月塵沙滾滾的暗無天日的衝刺,多少的山雨之疾馳驟變風滿樓的時光烙印。

林芃女士午夜安!

攸關令郎呂先生的近十二年的尚在獄中服刑中的〈司法冤案〉正在火線上,我之二個月前以〈告發案〉遞狀,地檢署將擬重啟偵察,程序正義將再現曙光,允宜〈風雨生信心〉自屬有據。

詎料您前已提告訴外人之偽證的再審的刑案,本案必將不起訴的,我以ㄑ遇見〉之未來的之結果而論,並非〈猜測〉而不置可否的搖期吶喊的無奈,非謂紙上談兵的聒噪,恐顯失其阻卻侵害法益的翹楚。

我在台灣法海〈即法律〉浮沈三十餘稔,風霜顛沛的流離起伏已過萬重山的艱鉅,不言而喻了。


期間之腥風血雨、四面楚歌,苦心孤詣,感時花濺淚勇猛的唇槍舌劍的專業法理的慧智之抗辯,依法論法,以法攻法,誰與爭鋒?

多少日夜鏖戰卒底於成的彪炳,沈冤已昭雪,初嚐勝利的果實,家書抵萬金的動容慷慨激昂的振奮人心的澎湃,張燈結綵,鞭炮聲隆的不絕於耳,萬人空巷的慶賀,古今多少廻旋的浪濤之風起雲湧!

易言之,勝訴效力卻早以遇見,並非空言。當然我無須地藏王菩薩的〈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〉的宗教意識,從未凸顯我莫須有的超自然的魔咒,必竟我是凡人要作凡人之不凡的大業,並非不能。

我們現在對抗的是國家的司法不法,並非被告身分的相對性,若本案勝訴之一干人等必將繩之以法〈含偽證罪者〉無須陷於一時之急躁,或罹於草率,盡失致勝之機?

古諺〈大意失荊州〉而礙春秋大義之呈現!誰說〈遲來的正義終究仍是光輝璀璨的正義〉!

我本小工出身,若〈孟子篇之傅樂舉於版築之間〉及長潛居高聳之山林〈該之山地原住民稱之坳巒野豬林〉門楣懸掛〈懷磊居〉左側有〈炫光書齋〉庭園花團錦簇,落英繽紛,週遭古木參天,荷花蓮池,游魚如織,飛鳥與花蝶舞動,間有台灣藍雀穿梭,分外驚艷!

迄今回顧我若身置東晉文學家陶淵明之桃花園記〈結盧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〉的疆域中。

其中河花池塘有數尾金魚之稱〈奇鱗錦〉乃日本國寶魚,為日本東京大學法學泰斗小山 剛吾師造訪舍下所贈,可為一徵。

自幼不求聞達於世,無心於功名利祿,只求溫飽,世上窮人的時間最多〈可能一般稱作打工仔〉故而,時日空檔愈多,趁此行俠仗義,只為〈正義公平〉的程序爭戰,不為利名,增益無限的智能,矢志多行為他人的協力輸誠挹注,拔刀相助,攻破其法官之〈枉法裁判〉冤案得以平反,實踐憲法賦予的人權,WHY N0T?

而我之啓動〈運籌帷幄〉之已進入法律訴訟的戰場,若云〈十年磨一劍〉屈指一算已磨三支劍了,在晉董狐筆,在宋展昭劍,擎起志業,自信所向披靡,必將生起凱旋勝利之信念,非謂不能!謝謝!


台灣人民冤案平反聯合總會 法律總顧問


國際司法冤案維權義務 輔佐人 張擎之,勝訴效力卻早以遇見,並非空言。當然我無須地藏王菩薩的〈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〉的宗教意識,從未凸顯我莫須有的超自然的魔咒,必竟我是凡人要作凡人之不凡的大業,並非不能。

我們現在對抗的是國家的司法不法,並非被告身分的相對性,若本案勝訴之一干人等必將繩之以法〈含偽證罪者〉無須陷於一時之急躁,或罹於草率,盡失致勝之機?

古諺〈大意失荊州〉而礙春秋大義之呈現!誰說〈遲來的正義終究仍是光輝璀璨的正義〉!

我本小工出身,若〈孟子篇之傅樂舉於版築之間〉及長潛居高聳之山林〈該之山地原住民稱之坳巒野豬林〉門楣懸掛〈懷磊居〉左側有〈炫光書齋〉庭園花團錦簇,落英繽紛,週遭古木參天,荷花蓮池,游魚如織,飛鳥與花蝶舞動,間有台灣藍雀穿梭,分外驚艷!

迄今回顧我若身置東晉文學家陶淵明之桃花園記〈結盧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〉的疆域中。

其中河花池塘有數尾金魚之稱〈奇鱗錦〉乃日本國寶魚,為日本東京大學法學泰斗小山 剛吾師造訪舍下所贈,可為一徵。

自幼不求聞達於世,無心於功名利祿,只求溫飽,世上窮人的時間最多〈可能一般稱作打工仔〉故而,時日空檔愈多,趁此行俠仗義,只為〈正義公平〉的程序爭戰,不為利名,增益無限的智能,矢志多行為他人的協力輸誠挹注,拔刀相助,攻破其法官之〈枉法裁判〉冤案得以平反,實踐憲法賦予的人權,WHY N0T?

而我之啓動〈運籌帷幄〉之已進入法律訴訟的戰場,若云〈十年磨一劍〉屈指一算已磨三支劍了,在晉董狐筆,在宋展昭劍,擎起志業,自信所向披靡,必將生起凱旋勝利之信念,非謂不能!謝謝!


台灣人民冤案平反聯合總會 法律總顧問
國際司法冤案維權義務 輔佐人 張擎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